我的幽默父亲
2021年04月08日 李云飞     热度:1149
[字号   ]

  □李云飞

  父亲很瘦,一生没超过百斤。退休后,父亲回到老家,自称“四大名瘦”之一。他说“瘦”同“寿”,有钱难买老来瘦。但戊戌年腊月二十七,父亲的生命终止于七十二岁,不算长寿。

  父亲身体不好,喜欢抽烟喝酒。大家都劝他不要喝了,但他照常一天三顿酒,晚上看电视,也坐在那儿嗑几粒花生,抿两口。只要有酒,他甚至可以半个月不吃一粒米。父亲说,酒也是粮食造的,喝酒就是吃饭。不让抽烟,父亲总能从兜里变魔术般拿出一根烟,气得人直跺脚。

  劝多了,父亲笑着说: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偷着抽烟偷着喝酒身体怪健康。没办法,他就这样偷着抽偷着喝终身。因此,我感觉父亲还是幸福的,我就戒烟好几个月了。

  父亲谨小慎微,一生没当过官,当的最大的“官”是小队会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兴水利时,父亲离家三四十公里参加修建莺河二库。春节回家,父亲骑着那时少有的自行车,带着年货匆匆赶路。山高路陡,下坡时突然前方出现一个挑红薯的老头,父亲大喊“别动别动”,但还是将老头撞了个仰八叉。老头爬起来没多大事,但生气呀,你叫我莫动是想瞄准呀。结果,年货易主,父亲还贴了几十块钱医药费。

  父亲有个绝技,至今让我很费解,他根本不懂曲谱,但只要是他会唱的歌,就会用二胡拉。《十五的月亮》《望星空》电视上才放,父亲就已经能用一把破二胡拉出原声调。

  母亲年轻时是个大美女,家境又好,就是被父亲一把破二胡拉到手的,弄得外公两三年都没认这个女婿。父亲家徒四壁,外公也是心疼女儿受罪。

  父亲天生能写一手漂亮的字,因为我从来没见他练过,三十多岁时竟时来运转,被县电影公司相中,专门到大街上用毛笔写电影牌子,就是通知当天放什么电影。

  每年过年,村里人都喜欢找父亲写对联。因为父亲的每副对联,都是根据各家各户的不同情况现编现写的,用现在的话说属于原创保护作品。老表长年在外跑车,结婚时,父亲用车名给他编了副对联“奔驰宝马桑塔纳,红旗长安伏尔加”,横批“财源滚滚”。后来灵了,老表靠车起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刘百万”。

  父亲很疼我们三个子女。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读初中,父亲一周给我两块钱零花钱,在那时也是一笔巨款,因为一个包子也才几分钱。我由此结交了几个“包子兄弟”,至今还在密切往来。

  母亲住在农村,我家属于“半边户”。父亲回家总会带些零食,比如几个苹果、梨子。一次,父亲一下子带回了十多斤油条。油条那时可是稀罕物。父亲笑着说:“娃子们,今天发工资了,放开吃。”隔了一年多,母亲上街,一位乡邻告诉母亲:“去年你男人喝多了骑自行车,把人家的油条摊子掀了,只好全部买回去了。”母亲气得回去要打人。这次“车祸”虽然属于“醉驾”,但满足了我们的食欲。

  最后,我想告诉父亲:等我有钱了,想拍一部《你好,李运富》,让父亲也当回主角!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1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