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圣宋玉
2020年01月13日      热度:500
[字号   ]
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

  第九章第三节

  宋玉说:“大王,其实唐大夫、景大夫说的皆佳!”楚王摆摆手:“呃,总有最佳的嘛!”

  顾祺几个一脸妒意,云妃却笑望着宋玉说:“宋大夫,大王乃金口玉言,大王要赏你,岂能推三阻四,还不快快拜谢!”

  宋玉便跪下叩谢:“谢大王!”只是他跪而不起,接着说,“大王,微臣一再言明,只想给大王助兴取乐,不图赏赐。若定要赏,也请不要赏赐云梦之田!”

  楚王一愣:“哦?那寡人赏什么?”

  “只求大王赏宋玉一个面子,担保让那周从、周石出狱!”

  “啊?”楚王吃惊地说,“宋玉,那周从、周石欺上瞒下,冒名顶替,夺你诗作,你不生恨,反为他们说情,却是为何?”

  “大王!那鄢邑邑宰周从,一向为官清正,百姓中口碑不坏,此次蒙蔽大王,实与周石有关。但那周石也属初犯,以前并无大恶。恳乞大王以宽大为怀,放还此二人,给他们以改过之机!”

  楚王想想道:“好吧,宋爱卿你起来,寡人准了!”

  “宋玉才真是宽大为怀啊!宋玉以拒要封地来救人出狱,并且所救之人曾有损于他,这不是以德报怨吗?真君子才会这样做啊!”返回的路上,唐勒和景差边走边议论,不免对宋玉又好评一番,对他的好感又进了一层。

  二人正说着,宋玉赶到他们身边,尊敬地向他们拱手说:“唐大人、景大人,卑职趁此讨教……”

  唐勒连连摆手:“宋大夫何出此言,怎说向我们讨教了?”

  景差也说:“是啊,倒是我们应该向宋大夫讨教哪儿那么多的奇思妙语?”

  宋玉诚恳地说:“我真的要向二位大人讨教,在大王面前,为何不能提屈原?”他还为屈原诗的事纳闷。

  “哦,这事呀?”唐勒想了片刻后,叹一口气说,“这朝中之事一言难尽哪!不把你当外人,我们才暗中阻拦你。”

  景差接着说:“是啊。据我们观来,宋大夫不仅文才好,人品也可靠,我和唐大人才不妒你,还怕你有什么闪失,所以……”景差说着,却又顿住了。

  宋玉再拱手:“宋玉深谢二位大人,只是这朝中到底……”

  唐勒把前后望望说:“我刚才说了,一言难尽!总之是避讳些的好,大王可是喜怒无常之人。屈原被贬之后,谁要稍稍流露出一点不平来,谁就要大祸临头,从此之后,这朝中再没人敢提屈原的名字了!”

  宋玉愣住:“有这么严重?我虽不曾见过屈原,可是从先生那里对他了解不少,对他那些绝妙诗辞百读不厌,对他的人品更是敬仰有加,内心总引以为师啊!”

  唐勒、景差慨叹:“我等何尝不是!”

  唐勒又悲苦地说:“可……这些只能埋在心里……”景差一脸沉重地接上一句:“千万不能说出来!”

  唐勒亦是一脸沉重地点点头:“对,不能说,出口有祸呀!你不知道吧?朝中原来有个叫庄辛的老臣……”

  “庄辛?”宋玉思忖着,“好像听我那先生老师说过,是不是庄王的后代?”

  “对,对!”唐勒点头,“就是咱们楚国先时的明君庄王之后。这个老臣真有点儿庄王的遗风呢,为国之利,敢作冲天之鸣。可一次他为屈原鸣不平,大王嫌他多嘴,就把他这个三朝老臣,撵到外邑去住!这还是轻的,他要是一般的臣子,不掉脑袋才怪!”

  宋玉也听得一脸沉重:“这朝中,咋弄成这样……”

  进宫几个月了,宋玉的心始终安不下来。

  何谓有情人?有情人在一起时,难解难分,难别难离,只恨光阴太短,即使闰年闰月闰日闰更也恨其短。有情人不得不分离时,牵肠挂肚,心悬目盼,只恨光阴太长,即使年月日时尽折半数亦恨其长。恨短也好,恨长也罢,皆由那看不见、摸不着、难觅形迹的“情”字而起,此“情”字看似无形,却竟有不可抵挡之力。

  此刻的宋玉和春蕙,虽然人分两地,却都被情的无形缰绳紧紧牵拉着,不可解脱。正是“人分情更切,时在牵挂中”!

  春蕙在家依然每天采桑、放牛、打猪草,可是在做这些营生时,总要多出一些驻足远望的举止。

  宋玉每日不是陪楚王出游,就是在他的官邸书房写辞作曲,而他时常也会分心走神:“春蕙呀春蕙,一日不见,何止三秋兮!宫中即便好,也总给人以他乡之感。我日夜都想回到你的身边,看你采桑,看你读简,看你那微笑像蕙花一样灿烂地开放!可身不由己呀,这里宫禁森严,日夜难离,像我这样的初入仕之人,一年中一天假期也没有……这里有忙不完的事务,写不完的辞曲,陪不完的游览哪!唉,今天忙里偷闲,什么事也不想做了,我一定要给我的春蕙写一封信,一封长长的信……”

  (未完待续)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0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