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
第三十二章永留青花恨(四)
2019年12月02日 郭明强     热度:258
[字号   ]
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

  郭明强

  三天后的早上,珍儿与干妈做好早饭,没见小涛出来吃饭,就让小月儿去叫哥哥。不一会儿,小月儿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大声嚷道:“不好啦!二哥走啦。”

  几个人赶紧来到小涛的卧室,只见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书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个镇纸压着一沓画稿,另一个镇纸压着一封信。耀宗忙拿起信笺,只见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亲爱的爸妈: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儿子已经走了。国难当头,儿子无法安心教书,决定和几名志同道合的青年一起投笔从戎,到前线奋勇杀敌。爸妈请放心,儿已经长大,知道照顾自己。假若儿战死沙场,二老不要太过悲伤,因为儿正是按照你们的教诲,为民族独立而战,死得其所。如果能坚持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我会解甲归乡,永远守在你们身边。爸妈为这个家操碎了心,切切保重身体。小妹聪明好学,一定要供她继续念书,将来成为大学者。奶奶这辈子不容易,要好好照顾她,劝她少干点儿。盼望哥平安,早日归来与家人团聚。爸让小涛画的画稿已经完成,不知是否满意?

  儿小涛叩首

  念完信,全家人都沉默了。干妈的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许久,终于没有忍住,哭了起来:“涛儿还是个孩子啊,前线枪林弹雨,多危险呐!狗日的小日本儿,害得咱们一家子不得安生!”

  珍儿安慰道:“干妈别难过!小涛已经是大人啦,有权选择他的人生道路。他爷爷当年投军时比他现在还小,他爸也是很小就在琉璃厂谋生,像他这么大时已是古董店的掌柜。他哥投军时,也比他现在还小。咱们老杨家,没一个是孬种!”

  耀宗也说道:“小涛是在干他应该干的事,日本鬼子不早点赶走,千千万万个家庭都不得安生!”

  在战乱中送走了又一个寒冷的冬天,冰雪已悄悄融化,堤边的小草开始吐出嫩芽。

  战争期间,难得有一段宁静。耀宗一人在书房里奋笔疾书,面对着摆放在案头的元青花研究标本和越来越厚的文稿,他感到很欣慰。他打算在抗战结束前完成书稿,抗战一胜利便到北平去付印发行。他相信,书一旦推出,肯定会推动对元青花的研究和探索。他甚至想,将来社会真的能安定下来,自己要好好挣点钱,然后自费去世界各地的一些博物馆看看,见识更多的元青花实物,然后再对书稿进行修订,使其更加翔实、更有说服力,把祖先创造的辉煌业绩更充分、更完整地展现给世人。

  这时,珍儿进来了,说刚才各界抗敌救国会的老徐从店铺门前经过,告诉她上午救国会要在五中开会,商讨发起募捐的事,让他们两口子马上过去。

  对这类抗战爱国活动,耀宗向来积极,从不推辞。他立刻起身,关上房门,和干娘打了声招呼,与珍儿一起赶去五中开会。

  正讨论着,防空警报骤然响起,拖着凄厉的长音在襄阳城的上空回荡。耀宗想到书桌上的瓷器和书稿没来得及收拾,叫声:“不好!”拔腿便往家跑。

  会长宣布会议中止,珍儿也赶紧往回赶。这时,日军的飞机已飞临襄阳上空,一串串炸弹呼啸而下。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北街有几处民居冒起了浓烟。人们惊恐地奔跑、尖叫,乱作一团。

  耀宗与珍儿一前一后跨入院子,一下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一颗炸弹正好落在后屋的门前,几间正房全被炸塌,大火无情地吞噬了房屋,正熊熊燃烧着。耀宗大叫一声:“我的元青花!”就气血翻涌,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连喷了几大口鲜血,当即不省人事。珍儿扑上前一把将他抱住,跌坐在地,让耀宗斜躺在自己腿上。突然,她想起干妈还在房中,大叫:“干妈!干妈!快来人呐!快来救人呐!”

  喊声惊动了四邻,在街坊们的帮助下,大火被扑灭了。干妈从废墟中被扒了出来,已是血肉模糊,气绝身亡。耀宗的元青花研究器物全部成了碎片,书稿也损毁大半,面目全非。可怜一代儒商,古青花瓷鉴赏研究奇人杨耀宗,顶不住这一沉重打击,怀着满腹壮志、一腔怨恨,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这天小月儿与同学们去街上做抗日宣传,没在家中。等闻讯赶回家后,只看到父亲和奶奶的遗体,还有断壁残垣,一下扑倒在地,哭得死去活来。

  尾声

  1957年的8月下旬,襄阳刚刚进入仲秋,正是金风送爽、秋实累累的季节。一丛丛五颜六色的野花,把葱绿的扁山装扮得分外娇娆。一群人沿着蜿蜒的山间小径,来到位于南坡的杨家墓地。

  为首的是一个年过花甲、身材匀称、衣着合体、梳着整齐过耳短发的老年妇女。虽然头发花白,额头和眼角分布着细细的皱纹,却掩饰不住她曾经的风韵。新中国成立后,城市妇女的服装有了很大变化。当时是中苏友好时期,流行一种被称为“列宁装”的改良女装。标准样式是西服领,暗斜口袋,双排各三粒纽扣,腰中束一根布带。一般的街道家庭妇女仍着传统服装,女干部和知识女性,包括其他女青年,大都穿这种象征革命和进步的服装。放眼一看,满大街都是蓝色或灰色的列宁装。这种既流行又大众化的服装,穿在这位老人身上,显得与众不同。面料是档次较高的灰色毛华达,中间改掉了布腰带,去掉了荷包盖,既庄重又时尚,更能衬托出中老年妇女的优雅气质。这位老人,就是杨耀宗的妻子单丽珍。随她上山的,是她和耀宗的儿孙们,有大儿子杨波夫妻和他们的两儿两女,二儿子杨涛夫妻和他们的两儿一女,女儿杨燕夫妻和他们的两女一儿,还有小根儿夫妻与他们的儿孙,一共二三十人。

  今天非年非节,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全家人齐聚扁山的杨家祖坟,是由于不久前杨波给母亲寄回的一封信。

  当年,日寇占领北平后,杨波与几位北大同学一起,辗转奔赴延安,投入到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之中。经过抗大短暂的学习,他被分配到聂荣臻领导的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八年抗战结束后,他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北平和平解放时,杨波任华北军区某师副政委,随部队进城,先是在北平军管会从事文化工作,随后转入新成立的文化部文物局,从事文物事业管理工作。

  上个月,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去香港洽谈收购一批珍贵文物的一位文博专家,在香港看到了美国波普博士于1952年撰写的一篇论文,题目是《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宫所藏一组中国瓷器》。波普是美国佛利尔艺术馆的中国古陶瓷学者,对中国古陶瓷有很深的研究。该文以藏于英国大维德基金会的一对青花龙纹象耳瓶为蓝本,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宫所藏几十件风格相近的中国瓷器进行对比研究。因为该对青花瓶上有确切纪年“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至正为元末顺帝的年号,波普推断,元代中后期景德镇已经生产出了成熟的青花瓷,并将这类器物定名为“至正型”青花。这对青花瓶,就是当年吴赉熙卖给英国人的那对象耳瓶。接着,这位专家又找到了波普博士不久前发表的研究元青花的又一篇重要论文,英文稿为《阿德比尔寺收藏的中国瓷器》。

  这位文博专家和杨波很熟,听他谈过自己的父亲曾经耗费近三十年心血,苦心研究求证元青花的事情,回北京后第一时间就把两篇论文拿给他看。杨波大略翻看了一下,如获至宝,激动万分,将两篇稿子留了下来,连续几晚上加班,把那篇英文稿翻译成中文。在这篇论文中,波普博士通过对伊朗阿德比尔清真寺所藏青花瓷,与托布卡普宫收藏的同类中国瓷器作比较研究,进一步补充了他的论断,提出了著名的十四世纪青花瓷理论。杨波以文物局名义,很快请了北京文博界几位陶瓷方面的专家开会讨论。大家看了两篇文章后,都觉得波普先生的研究是科学严谨的,结论也是审慎牢靠的。如果我国文博界能够结合国内同类馆藏瓷器进行系统研究,相信会得出更全面的科学结论。(未完待续)(本篇小说旨在弘扬传统文化、宣传“文化襄阳”,人物与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9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