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纳的千层底
2019年02月11日 王中平     热度:513
[字号   ]

  □王中平

  年底打扫卫生,妻子整理衣柜时,翻出一双布鞋,是妈妈为我纳的千层底。

  这双布鞋是妈妈给我做的最后一双鞋,做完这双布鞋以后,妈妈的眼睛更加模糊,再也无法穿针引线了,所以这双布鞋我一直没舍得穿。

  俗话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以前每年入冬,妈妈都会把旧棉鞋找出来,加入一些新棉花。

  一双旧棉鞋,经过妈妈精心缝补,穿在脚上像新鞋一样暖和。那时的冬天经常下雪,异常寒冷,有了妈妈做的棉鞋,我上学时脚就不会冻烂了。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妈妈为我赶制的新布鞋。每年一进入腊月,妈妈便忙碌起来。寒冷的夜晚,在忽明忽暗的煤油灯下,妈妈纳千层底的剪影伴我入眠。有时我一觉醒来,妈妈还在给煤油灯加煤油、剪灯芯。

  新年第一天,我穿上妈妈做的新鞋,故意在同伴面前把脚露出来。我还会穿着新鞋,偷偷地在雪地里跑上几圈,留下一串串足迹。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9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