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素如简——菊
2018年07月12日      热度:646
[字号   ]
资料图片
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

  如果母亲还健在,今天我该去看望,不是带一束康乃馨,而是带几盆菊花。母亲喜欢菊花,不论白菊、黄菊、大菊、小菊、盆菊还是野菊花都喜欢。小时候,青砖黑瓦的房屋后面是菜园,菜园周围是竹篱笆,竹篱笆下是一圈野菊花。一到秋天,野菊花就长疯了,层层叠叠,挤挤挨挨,把竹篱笆包围得严严实实,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菊花墙。野菊的花枝经常会窜出来挡住小路,遮住紫茄子或者小辣椒的阳光。母亲也不恼,只是把它们用手撸到一边说:“别捣乱,到边上玩去!”这些还不算,家门口有个用石头垒的小花圃,花圃里种的也是菊花,是那种大脸盘的黄色的菊花,盛开时像金发美女头上的大波浪,别有情趣。花圃里的菊花母亲也从不剪枝,只是绑了几根长长的竹竿做支撑。大约是肥上得足,那菊花也和野菊一样,无拘无束地长,开得又大又多,把小小的院子撑得满满的,像在举行选美大赛。

  四十年前的那个秋天,就是在这漫天漫地菊花的世界里,母亲的身体里也开出了一朵花,一朵会哭的小花。接生的奶奶说:“好大的嗓门啊,这个小丫头片子!”母亲笑了:“丫头好,丫头就叫秋菊。”秋菊能经霜,好养。

  秋菊好养,长大后却开始折腾。人生识字忧患始。小丫头刚读了两本书,就嫌秋菊这两个字太土,土得掉渣儿,只有旧社会丫环才会取这样的名字。看《金瓶梅》里的那个秋菊就知道了,不仅是丫头,还是个粗使丫头。什么劈柴、剁肉、刷碗、烧火全是她的事,什么炒菜、上菜、精细的小吃之类就是别人的事。“这样的名字要改,一定要改!”丫头气呼呼地说。“改就改吧,有个响亮的学名也好。”母亲并不生气,淡淡地回应。

  接着是跳槽。好好的单位没呆到两年就开始不安分,一定要跑,先是南下,然后又北上,像蚱蜢一样跳来跳去。丫头说:“世界是闯出来的,要开创未来。所有墨守成规、腐朽不堪的物事都是裹脚布,统统要抽出来扔掉。”

  阳光不会一直灿烂,命运不会总是眷顾某一个人。多年的感情告吹,用心地工作却被上司和同事误解。路好像越走越窄。初冬,天空低暗,寒风一天比一天凉。丫头告假回家。母亲拉着手,淡淡地说:“走,采菊去!”

  ……

  冬夜,静静地看母亲用菊花酿酒。左边是大锅,右边是小灶。大锅里是刚上笼的糯米,丰腴、饱满、晶莹,正在慢慢蜕变。小灶上是菊花和枸杞,小火慢慢地在煎熬,清澈、透明、红亮,越来越馨香。小灶和大锅终于走到一起,入酒曲,入坛,裹得严严实实。酒是和梦一起开始酝酿的。外面的天空越来越黑,星星睡得正香。醇香的糯米和花朵才刚刚开始温存。那一坛的酒香、米香、菊香、药香,该会唤醒多少时光多少梦呢?

  来客人了,玻璃杯洗得发亮,大的两朵,小的四朵。新开的水倒进去,滚烫滚烫的。一眨眼的工夫,菊花就开了,亮亮地映着一屋子的笑脸。乡下的人家都是买那些劣质的茶叶,黑黑的,一抓一大把。母亲从来不用,她只用菊花。这样的日子,无论如何困苦,都有花朵盛开。

  篱下的菊花,一朵一朵在枝头老去。可它们在母亲的手里,在茶杯、在酒坛、在药罐、在时光里,又复活了。丫头忽然发现,秋菊原来也是美的,历尽风霜的美。再看天空,已经云淡风轻。

  丫头再也不折腾了,开始安静地读书、做人、为医、做事。

  读《本草纲目》:“菊春生夏茂,秋花冬实,备受四气,饱经露霜,叶枯不落,花槁不零,味兼甘苦,性禀平和。”

  最喜就是这平和二字。这也就是常说的心素如简、人淡如菊吧。

  《遇见最美的本草》书摘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