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果子印象
2018年06月13日 王新春     热度:1259
[字号   ]

  □王新春

  “果子”不是果实,是老家对糖点心的俗称。儿时,大人哄小孩子,都要说一句:“嗯,给你买果子吃。”小孩子眼睛都亮了,忍不住“吧嗒”几下嘴,仿佛吃到甜甜的糖,惹得一阵笑声。

  油果子却又不是油炸的糖点心,其实就是“油条”,奶奶叫它“油炸棍”,两根粗面片,按在一起用油炸到香脆,像棍一样,叫法形象贴切,而我还是更喜欢叫它“油果子”。

  油果子好吃。刚出锅的油果子又酥又香,吃起来一汪油。可惜能吃到新炸油果子的次数也就一两回。放冷后的油果子吸收了空气中的水分,不再酥脆,却有绵软的韧劲,香,可变着花样吃。可以把它卷成圆圆的一团,咬起来筋实有嚼劲;也可以放在蒸锅里馏热了吃,软软的,暖到心里。我最喜欢油果子泡红糖开水,又甜又软又香,是记忆中无上的美味。放时间长了,油果子水分风干,变硬,吃起来嘎嘣脆,又是别样的风味,照样好吃。前年过年,刁嘴儿子回老家,吃了几次风干油果子,喜欢得不得了,屡屡要我去买。可惜,买回来还没放干就到了他的肚里,边吃边念叨:“妈妈,怎么不是那种干干的?”儿子不知道,那种干干的油条往往是舍不得吃的大人给孩子们留下来的。

  农村不如城市便利,吃一次油条不容易。小时候,只有梁嘴街上有卖油条的。街不大,人很多,很热闹。我看到卖油条的就走不动脚,站那里一看半天。一口黑黑的锅,热烫的油翻滚,师傅切两片面,叠放在一起,用一根竹板从中间压道印,锅里一丢,油条沉下去,“吱吱”地响着,浮上来,长筷子拨一拨,翻个面,等一等,热腾腾的油条就可以出锅了。卖油条的地方常围一大圈子看客,现在想来,应该是和我一样想吃又没钱买的。其实,那时候,油条很便宜,我印象是2分钱一根。

  生活好一点的家庭,过年时可以自家开油锅炸油条。但这是个技术活儿,村里只有陈三叔会炸。后来,我家条件有所改善,过年时也请陈三叔炸过一次油条,复杂的程序一点不记得了,只记得陈三叔在我们崇拜的目光中一脸严肃地加水、加料、揉面、抖面,那手法、样式像在制作一件艺术品。

  走亲戚有时也能吃到油条。记忆里,母亲会“拣油果子”去走亲戚。母亲带着我,挑一个挑子,一边是油条,一边是面条。到了亲戚家,糖水油条吃一碗又一碗,真爽。印象里“拣油果子”去走亲戚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次。母亲说,只有娘家人才会“拣油果子”。那时太小,不明白,现在想来,应该是那时候缺衣少食,产妇新添孩子,娘家人怕产妇吃不好,落下病,所以不怕费事,炸油条送去,让产妇吃好。这油果子里,全是至亲人的感情。

  上中学后到了镇上,炸油条的就多了,也开始习惯说“油条”,也接受了它一毛钱一根的价格,确实比梁嘴街上的油条更大更酥,只有香味还是一样的。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