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多个商标“加身”,“商标达人”熊万里——
将“妙手偶得”变成“知识红利”
2018年06月13日 徐勇 本报    热度:959
[字号   ]
熊万里
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

  □全媒体记者徐勇 文/摄

  事件:“9个字”卖了30万元

  6月10日下午,惠州市安德玛实业有限公司的张经理来到襄州区,与我市市民熊万里签订商标转让合同后,当即转款7万元。走完其他流程后,张经理将获得服装类商标“机灵鬼”的所有权。

  这已经是熊万里第三次收到商标转让款。2014年,他的“娃娃脸”商标卖了20万元。2017年,他的“隆中对”商标卖了3万元。“现在,还有十几个商标正在转让洽谈中。”熊万里俨然是个“商标达人”。

  这三次转让的商标,是熊万里分别于2001年、2006年在化妆品类、药品类、服装类、食品类商标群组中申请注册的。他从1998年开始申请注册商标,到现在申请注册的商标有60多个,有的已经拿到商标证,有的拿到初审通知书。

  “中国常用汉字就三千多个,常用词语的数量也有极限,所以好一点的商标名称并不多。当商家特别钟情某个商标时,发现被我先注册了,就会找到我协商转让。我除了把欲转让的商标挂在博客上之外,没做什么广告。需要的人总是能通过各种方式找到我。”熊万里告诉记者,商标一经注册,就具有排他性、不可替代性,属于稀缺资源。

  据了解,随着商品保护意识的提升,商标的取名、注册、转让已经形成可观的产业。在一、二线城市,涌现出了很多知识产权代理机构,也涌现出了许多像熊万里这样的“商标达人”。

  故事:历经波折终成受益者

  熊万里坦言:“我在注册商标方面走了不少弯路。”

  1998年7月28日,熊万里注册了公司。当年8月第一次到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商标,因为缺乏经验,在药品类商标群组中申请注册“足爽”商标。一年后,因为“表明商品功能”被驳回,此时“足爽”已经在市场上获得一定的知名度。

  2001年,他通过北京一家专业商标代理机构,再次向商标局提交申请,结果被那家机构“忽悠”了,仍旧遭遇驳回的命运。

  “过于顺利真不是好事,挫折最能挖掘人的潜能。”虽然熊万里后来未能获得“足爽”商标的所有权,但他没有气馁,而是用心研究申请注册商标的窍门。

  2008年,熊万里打造出“掌控”“主管”“排忧”等商标品牌。这些名称不仅是妇孺皆知的固定词汇,而且寓意丰富。既不涉及产品的属性和功能,也没有直接描述产品的种类、质量、主要原料、产地等,符合相关法规。

  “这类暗示性商标由常用词构成,以隐喻、暗示的手法提示商品的属性或某一特点。暗示性商标在所有国家都是常见的,例如饮料商标‘健力宝’。枣阳市以前有一个自行车商标‘野马’也属于暗示性商标。”熊万里说,他注册的商标“娃娃脸”(化妆品类)能以20万元成交,就因为它是典型的暗示性商标。该词虽然与商品、商品成份或其功能没有明显的联系,但能创造出一种与该商品发生联系的指定思维结构。暗示性商标对消费者来说更具有吸引力,同时也便于记忆。因此,暗示性商标往往受到企业经营者和销售人员的偏爱。

  收获:成为60多个商标的所有人

  随着我国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加大,越来越多的企业经营者意识到商标的重要性、必要性。抢注商标的“专业户”应运而生。

  记者问熊万里:“囤积”了60多个商标,是不是准备做商标转让的专业户?他说:“从来没有这种想法。设计商标就像在田间散步,留点儿心,顺带着拾些麦穗,不知不觉中就码满了粮仓。”“平时,要做生活中的有心人,很多商标都是阅读、交谈或者似睡非睡中‘妙手偶得’的。”熊万里以“娃娃脸”为例,说他在中学时就常听到一个以“孩儿面”为商标的商品在电视上做广告。第一次他没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仔细看后才发现是一款化妆品。他当时有感而发地对家人说:“‘孩儿面’不就是想表达‘嫩脸’的意思吗,如果叫‘娃娃脸’,顺嘴还通俗易懂。”

  为什么不做“专业户”呢?熊万里说:“一是商标转让靠机缘,不可能频繁交易,更不可能以此为生。二是商标资源有限,为了防止资源浪费,任何人都可以提出‘撤三’。”“撤三”是商标界的一个常用语,指撤销连续三年不使用的商标。《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规定,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商标,商标局可以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三年的期限从注册之日开始计算。注册商标应当连续使用,如果注册商标已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任何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我注册的‘机灵鬼’商标就曾遭遇他人的‘撤三’申请。”熊万里说,“即使成功注册了商标,如果连续三年不使用,就可能被同样看好那个商标的商家盯上。一些商标代理机构为了收取服务费,就鼓动这个商家提出‘撤三’。万一‘撤三’成功,他就可以顺势注册。”

  遇到“撤三”的情况,商标持有人可以一边答辩,一边再次申请注册该商标,这是持有人专享的权利。即使前一个不幸被撤,重新注册的同款商标仍然在自己手里。熊万里就是这样“被动”地重复申请了“机灵鬼”。

  尽管有多种办法避免“撤三”,但是会消耗精力与费用。熊万里说:“我现在拥有的大部分商标,都与我的经营范围密切相关,每个商标都可以自己使用,这样就能避免发生‘撤三’的情况。”

  经验:除了“现款买卖”,还有其他方法盈利

  “商标的转让方式就只有变现吗?”

  面对记者的提问,熊万里说:“我现在慢慢摸索出灵活的转让方式。以前都是现款买卖。商议转让的多,成功达成协议的少,很多人在付款时犹豫不决。今后,我可以采用多种方式转让商标。”

  好的商标属于稀缺资源,卖便宜了,体现不了价值;卖贵了,对方可能拿不出那么多现款。熊万里说:“既然看中了商标,肯定在业务上与我有直接联系,或者可以建立联系。我们不妨回到最原始的交易方式——以物易物。对方可以拿一定金额的产品来换商标,也可以从我这里预订一定数量的货,先贴牌加工,然后再转让商标。”

  “我收到对方的货,节约了支出,等于赚钱了;他订我的货,我就有盈利。双方都多了一种选择。我想出这种共赢模式后,一下子就有很多人找我商谈商标转让事宜。不但盘活了存量商标,而且拓展了业务。”熊万里说。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