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米芾
2018年06月12日 王涛 本报    热度:2359
[字号   ]
米公祠(资料图片)
上月,襄阳“寻访米芾足迹”寻访组,沿着米芾当年的仕途之旅,探寻米芾遗迹,搜集米芾史料。民间流传米芾个性怪异,举止癫狂,遇石称“兄”,膜拜不已,因而人称“米颠”。米芾果真是这样的人吗?这期国学课堂我们邀请到湖北文理学院宋玉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姚守亮,他将告诉你一个不一样的米芾。
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

  记者:当下人们谈及米芾,总爱津津乐道他的所谓“颠”,而“颠”似乎成了米芾的一个标志性符号。您怎么认为?

  姚守亮:诚然,在宋代的野史笔记中,确有不少对米芾个性逸事的记载甚至有意放大,诸如穿异服、有洁癖、拜石、索砚、以假乱真、蔑视官场规则等,而正史也偶有提及。但是,所有这些只不过是米芾“颠”的影子、“颠”的形式、“颠”的表象而已,不是其“颠”的实质,因为米芾本身根本不“颠”!明代陈继儒在《米襄阳志林序》中从六个方面论述了米芾所谓的“颠”,是颠而不俗、颠而不孤、颠而不寒、颠而不秽、颠不屈挫、颠而不诈。米芾个人不承认其“颠”,甚至多次向人质疑其“颠”;即使是“颠”,也更应是他有意为之。

  记者:那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历史上真实的米芾。

  姚守亮:北宋时期,由于宋太祖赵匡胤推行“崇文抑武”的国策,文人就成了当时官员中的大多数,几乎每个文人都要经历残酷的科举考试,层层选拔最终取得功名。米芾的母亲曾为英宗的奶妈,而米芾则受皇室“恩荫”谋得秘书省校书郎一职,因此,无论米芾之后如何表现,在御史眼中他的人品始终有亏。所以,尽管米芾18岁即已入仕,但仕途坎坷,调任频繁,先后任职秘书省校书郎、长沙从事、杭州观察推官、淮南幕府、润州州学教授、雍丘县令、涟水军使、书画学博士等,为官二十任,宦海沉浮三十载,47岁病逝于知淮阳军任上。总体上来看,他所担任的大多是一些闲职、微官,加之他本人“又不与世俯仰”,仕途不顺可想而知。

  记者:米芾为官地方时政声如何?

  姚守亮:米芾任雍丘县令时,上任伊始,亲自起草榜文两篇,内容均为安抚黎民、劝务农桑、告诫德行等;其间他能够秉公办案,为弱者主持公道。尤为可贵的是,当全县境内发生蝗虫灾害时,他能带领官吏、百姓到田间地头焚烧、驱赶蝗虫。一番努力之后,秋粮虽小有丰收,但是丰不补歉。以“皇粮”为重的常平官(仓臣),竟然不顾百姓死活,不仅不发救济,不免除当年的夏税,反而要增收义仓之粟,天天派官员下来催逼,还美其名曰体察下情。米芾索性上书朝廷,为民请命,却石沉大海,杳无音信。米芾满腔激愤,不忍继续做压榨百姓的工具而愤然辞官。

  再如米芾调任涟水军使之际,正逢旱灾之后继遇水灾,又连遭雨雪,田亩俱被淹没。他看到许多通湖港道因之前防旱用泥土堵塞而中断,可地主豪绅只顾一己之利,在雨季仍不疏通排放,致使积水难以排泄,为患甚大。米芾为此写了一信给他上司(或同僚),述说这些损害农民利益的事情。他在信中说:“豪姓因而擅之,恐非公家之利也。”其不平之气可见一斑。若论米芾关注民瘼,从他创作的《蚕赋》中更能体现。

  记者:《蚕赋》是一篇什么样的作品?

  姚守亮:北宋中后期,城市表面上承平繁华,实质上难掩农村经济的日趋凋敝衰落。农民们仍然处在贵族、官僚、地主残酷凶狠的剥削之下,更兼连年灾荒,贫富差距日益加剧,起义暴动时有发生,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宋代文人注重反省历代统治阶级垮台的教训,在辞赋创作上自觉写了不少反映民生疾苦的内容。米芾的《蚕赋》正是这样的作品。该赋以统治者的奢侈与养蚕者的寒苦形成鲜明的对比,讽刺意味很强。

  记者:《蚕赋》主要写了些什么内容?

  姚守亮:此赋先写一名颜色憔悴的养蚕女一一诉说付出的艰辛,从蚕的育种、出生到成茧等环节,自己是如何精心培育、侍弄、呵护的,以至于“发蓬不及膏”“手胝无所代”,可以说是“殚其力矣”!这虽是对蚕说的话,其实是对剥夺养蚕女劳动果实的统治阶级的控诉。但蚕不过是另一类型的劳动者,所以它应答说,我们蚕类虽然微小,也如同龙马一样,默默奉献人类,却从未获“加尊”;并且统治阶级穷奢极欲,使我们蚕类“朝收暮成,犹不能给”,所以我们蚕类虽赖养蚕女而生,但养蚕女之苦不由蚕致,因此责怪养蚕女错怪了它。诚如李商隐诗句“春蚕到死丝方尽”,后世单独解为对蚕的赞誉,蚕在中国人心中不是索取者而成为奉献者。

  记者:如何理解《蚕赋》这样一篇用拟人化手法表现的作品?

  姚守亮:米芾把蚕写成有生命、有知觉的生灵,这既是文学形象的塑造,也是另有深意的。我们可以把像米芾那样的拿俸禄的“工薪阶层”联想为蚕,而养蚕女就是供养他们的劳动人民,二者所处的地位虽然不同,受剥削的程度也不同,但都是在为更高级的统治阶级服务,都是不同类型的被剥夺者。由此可见,米芾思想可贵之处在于他没把自己看作是当然的剥削者,而是另一类型的劳动者,知道是人民在供养他,而非圣恩所养。此赋用拟人化的手法通过养蚕女与所养之蚕的对话,来深刻揭示像养蚕女这样的劳动者“终身寒”的原因。

  记者:米芾如此关心民间疾苦,为什么在民间竟留下“米颠”形象?

  姚守亮:“米颠”这个形象的形成与宋代野史笔记创作动因有很大关系。现存宋人笔记四五百种,其创作目的不外乎娱乐、戒世、书愤、备忘、广见闻以及补史等,相较于诗文集而言,宋人笔记创作始终还是以之为小道,何况又遭逢严酷的政治斗争及其诸多禁忌,因而舛误较多,甚至以讹传讹。可以这样说,“米颠”只是野史笔记与民间传说相互杂糅而形成的一个典型形象,其虚构、戏说的成分远大于历史的真实成分,不应该成为米公的正面形象。

  记者:综上所述,请您给米芾画一幅肖像。

  姚守亮:千百年来,人们赞美米芾、崇拜米芾、纪念米芾,首先因为他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鉴赏家、收藏家,他流传于世的艺术作品让人激赏,供人研习、借鉴。其次,他那所谓“癫狂”的外表让人觉得好玩、觉得“可爱”。其三,他的坎坷人生历程既让人同情,又让人深思。其四,在那个时代,即使做不成大官,他也尽量去做一个清官,两袖清风,给人以清廉的形象。

  (全媒体记者王涛整理)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