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旧格局,推行药品带量采购
襄阳这样“挤”出药价水分
2018年04月16日 贾希亮 李兴会 本报    热度:1643
[字号   ]

  □通讯员贾希亮 全媒体首席记者李兴会

  之所以看病贵,药品贵是重要因素,症结在于药价中的水分大、利益链长。

  襄阳“三医联动”改革向药价开刀——率先实施药品零加成,促使药品价格公开;全面推行药品带量采购,打破全省药品采购格局,药价因此更低、更透明。

  这种模式下,长期存在的药品“带金销售”不复存在,药价的虚高水分被最大限度地挤出,“以药补医”机制被破除,患者得到了性价比更高的服务和治疗。

  药品零加成:破除“以药补医”机制

  2017年7月31日,湖北省医疗机构全部取消15%的药品加成,实行零加成销售。

  其实,早在9个月前,襄阳已经率先迈出了这一步——2016年11月1日,襄阳对全市范围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药品全部按进价销售。“药品零加成销售后,医院一年仅药品收入就减少5000多万元。”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药学部副主任李俊立说。

  相比之下,市中心医院的“损失”更大。“药品销售,2015年占医院收入38.3%,2016年占医院收入37.27%。”市中心医院药学部主任王根国说,“药品零加成销售后,医院每年减少收入7000多万元。”

  曾经,为保证公立医院正常运营和发展,国家允许公立医院在销售药品时加成15%作为补偿,这就是“以药补医”。“以药补医”增加了公立医院的收入,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医院的发展,却加剧了公立医院的趋利性,更加剧了医药流通秩序的混乱。于是,高定价、高回扣、大处方、大检查等不正之风出现……“我们要强化责任担当,敢于涉‘险滩’、勇于吃‘螃蟹’、善于破‘框架’,先行先试,大胆突破。”市委书记李乐成同志对襄阳医改提出了明确要求。

  高位推动之下,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摆在了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首要位置;坚决破除公立医院的逐利机制,襄阳率先在省内实施了公立医院药品销售零加成。

  数据显示,自我市全面实施药品销售零加成后,群众就医和医保基金药品费用支出,每年减少约3亿元。

  药品带量采购:让药价进一步降低

  “襄阳市的作法最具操作性、最有效、最稳妥!”3月23日上午,在市卫计委三楼会议室,咸宁市崇阳县人民医院院长张祖德在详细了解襄阳的医改作法后,连用了三个“最”,表达兴奋之情。

  张祖德是跟随咸宁市卫计委医改考察团来襄阳了解公立医院药品带量采购经验的。之前,他们到了福建、安徽、浙江等地,襄阳是考察的最后一站。“综合比较各地的作法,我认为襄阳的作法最成功、最实在!”“我们全面推行药品带量采购后,成效明显,运行平稳。”襄阳市药械招标采购中心主任李明雄称。

  每一项改革,都是一次利益的再平衡、再分配。但每一项改革的成功,都离不开智慧和担当。

  2016年,襄阳在省内率先迈出全面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的一步后,群众医药费用负担虽然有所减轻,但药品在进入医院前的虚高价格并没有完全降下来。

  现行国家药品省级集中采购模式下,市州一级基本没有降低药品价格的政策措施,但药品带量采购可以为市州一级降低药品价格提供政策空间。

  要想在药品降价上继续有所作为,必须主动出击。襄阳再次先行一步:率先在公立医院推行药品带量采购——在省中标价的基础上,由市州一级进行“二次议价”,逐步降低药品采购价格。

  药品带量采购事关医院、药企、医保、患者多方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何平衡利益,调动各方参与改革的积极性,是摆在改革者面前的又一道难题。

  关键时刻,方显责任和担当。

  襄阳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成立,市委书记李乐成担任第一组长,领衔“三医”联动改革。市政府市长任组长,市政府分管副市长任副组长,相关委局“一把手”为成员,统筹部署,凝聚合力,稳妥推进。

  借鉴芜湖、宁波两市药品带量采购经验,广泛征求意见和建议,科学制订实施方案,从全省中标目录中的3万多个药品品规中,确定了带量采购的4000多个品规;从全市范围挑选医药人才,组建专家组,制定了剂型整合规则、质量层次划分规则和综合评审及议价谈判细则;在省级药品采购平台基础上开发出满足襄阳实际需求的“襄阳药品带量采购服务平台”,建立“襄阳药械采购网”;“二次议价”全程网上操作,竞标者一律网上报名,资料审核、信息发布、报价、解密、评审、公示等全程公开,减少人为因素影响……

  万事俱备,只待药品带量采购正式推行。

  为了让改革的脚步走得稳、走得实,襄阳采取了“三步走”战略:从试点到扩面,从扩面到全覆盖。

  试点时,襄阳又选择了小切口——质子泵抑制剂类药品。

  这是一种抑制胃酸分泌的临床常用药物,仅占临床用药量的5%。这类药品虽然数量少,但常常被医生作为辅助药物广泛使用,对患者有实际影响。

  2017年3月,襄阳对18家城市公立医院使用的质子泵抑制剂类药品带量采购,涉及全部25个品规。消息一发布,100多家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蜂拥而至,参与竞标。最终,只有十几家企业入选。“找人的、说情的,都有,但我们一切按规则行事。”李明雄说,“在选择中标药品时,严格按照剂型整合规则、质量层次划分规则和综合评审及议价判断细则,就看药品质量、疗效、价格谁最优,其他的免谈。”

  带量采购的第一刀砍向质子泵抑制剂,这类药品临床使用量快速下降36.46%,平均降幅31.25%。

  首战告捷。2017年8月,襄阳将医院临床使用量大、社会影响力强、群众关注度高的抗微生物药和中成药纳入带量采购,共计成交1288个品规。据统计,带量采购后,两类药品的使用量最大降幅30%以上。

  2017年年底,带量采购的药品再次扩面,除国家管制类药品外,临床专科在用药品全部纳入带量采购范围,成交品规3177个,占省中标结果14%,平均降幅10%。

  同时,襄阳要求所有公立医院药品采购实行“两票制”,即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以此压缩药品流通环节,杜绝“层层加码”,利于医院按进价售药。

  “三医联动”改革:襄阳经验正在辐射全国

  2016年37.27%,2017年30.51%;2016年36%,2017年28.1%。

  这两组数据,前者来自襄阳市中心医院,后者来自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反映的是药品销售收入在医院收入中的占比。

  显而易见,2017年全市推行药品带量采购后,两家医院的药品收入明显下降。这会不会影响医院对改革的积极性呢?

  市第一人民医院药学部副主任张信平认为,我市设计的医改政策非常好,能充分调动医院参与医改的积极性。

  这些政策包括:药品实行零加成销售后,医院减少收入的20%由财政补偿,80%由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弥补;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将医保基金对医院的支付方式,由过去的“后付制”改为“预付制”。

  “预付制”的好处在于:将医保资金提前拨付到医院后,医院增加了流动资金,缩短了结算药款时间,保障了药企的合理收益。同时,可以促使医院将药品由过去的利润点变成现在的成本,增强了医院合理用药的积极性,遏制了药品滥用,降低了药品用量。

  药品带量采购,药企、药品配送企业也是受益者。

  韩卫东是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鄂西北销售经理。他所在公司是国内最大的抗肿瘤药和手术用药的研究和生产企业。韩卫东认为,药品带量采购可以减少药企的不当营销,引导药企把主要精力用在不断提高创新能力上,从而降低药价。

  上药科园信海医药公司襄阳分公司经理周鹏说,药品带量采购和药品采购“两票制”,对药品配送企业也是利好,可以提高药品配送集中度,压缩药品配送企业数量,降低药品配送成本,扩大药企降价空间。

  据了解,襄阳推行药品带量采购之后,药品配送企业数量大大压缩,大型配送企业业务量增加,全市药品配送成本平均下降27%。

  药品不当使用受到控制,药品配送减少了中间环节,医院用药量减少了,患者和医保支出自然双双下降。数据显示,全面推行药品带量采购后,我市群众及医保药品费用减少30%以上,一年大约3亿元。

  以药品带量采购为突破口,推动“三医联动”改革,襄阳作法受到了国家层面的高度关注。2017年12月28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主办的《卫生计生工作交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专刊>》推介了全面推行药品带量采购的襄阳经验。

  襄阳医改经验受到了省内外广泛关注。目前,襄阳市卫计委已先后接待了来自省内外的30多个医改考察团。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