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军守卫老河口
2018年02月13日  华西都市报    热度:410
[字号   ]
1943年秋,第五战区在老河口米帮码头转运军粮的情景
125师师长汪匣锋
开赴前线的川军勇士
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

  1945年的老河口保卫战,1600多名川军战士抗击日军13个昼夜,牺牲于此。对日军而言,攻下老河口,不仅是占领一个军用机场,更是敲开了西进重庆、成都的大门;对于守卫老河口的川军来说,他们守护的,也是自己的家乡。

  老河口,有“小汉口”之称

  老河口向北直通河南,向西通达陕南,转南即是四川。此外,老河口自古以来是汉水的重要渡口,沿汉水可直达汉口、上海。1939年,李宗仁将第五战区长官部迁至老河口。

  李宗仁的长官部到来后,老河口逐渐成为第五战区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替代了沦陷的汉口。同样是水陆要塞的老河口,有了“小汉口”之称。

  李宗仁坐镇老河口,商人有了安全感,开始云集于此。

  1943年9月刘峙接替李宗仁,1945年2月李宗仁被调往汉中,不久后,老河口保卫战打响。

  守老河口,也是守四川

  日军进攻老河口,缘于老河口的军用机场。机场驻有中美空军歼击机联队第三大队,常驻中型轰炸机二三十架,歼击机四五十架。

  机场的主要任务是对华北、华中及华东战场的日军进行打击,也对从四川起飞向日本本土和琉球群岛轰炸的B-29重型轰炸机护航,提供安全走廊。日本人为解除这一威胁,意图攻占老河口。

  此外,日军还有攻占四川的“五号作战计划”。作战目标在于中央军主力,占领四川要域,以促使重庆政权屈服或崩溃。

  第二期作战,日军欲“消灭四川主力,攻占成都及重庆……阻敌南逃,并平定长江沿岸之敌”。

  老河口成为日军进攻路上的一颗“钉子”,攻占老河口就势在必行了。

  接令:固守老河口三天

  战斗打响前,刘峙在1945年2月就将长官部迁往地处武当山的草店。

  1945年3月,日军攻占南阳,向老河口迂回。日军突然来袭,担任第五战区长官部警卫的只有川军125师,而且其中的374团仅有一个营。125师师长汪匣锋,副师长陈士俊,全师包括师部直属部队有8000多人。

  陈士俊战后记述,他们3月26日接到命令:固守老河口三天,掩护后勤物资等撤至汉水西岸。

  老河口城西邻汉水,北东南三面多是土城墙。陈士俊回忆,3月27日,他带领373团在城东北的塔子山与日军交火,后退守老河口城。老河口机场被日军攻占。

  陈士俊回到师部,被任命为总指挥,指挥守城的两个团。他把重要兵力放在北边的化城门。

  随后的战斗,日军果然以化城门为进攻重点,猛轰城门,数十辆坦克掩护步兵向城墙靠近。守城川军将平射炮隐蔽在城墙上,准确命中目标。

  此后,长官部又从130里外调了一个炮连赶来,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第二次接令:再守四天

  到3月29日,125师已坚守老河口3天。

  正在此时,刘峙命令:为保证战区作战部署,125师必须再守4天;45军代军长王澂熙率军直属部队和127师增援老河口,估计明后日可达。

  这样一来,125师要坚守到4月2日。3月30日,日军未进攻,何翔迥的127师距老河口还有400多里,待两天两夜后抵达老河口时,已听到前方的枪炮声。

  127师立刻加入战斗,可日军115师团主力来援,对其形成包围,何翔迥不得不跳出包围圈,放弃为老河口解围。

  日军115师团将化城门和东门城墙轰出几个大缺口,涌入城内。陈士俊率部顽强抵抗,战斗极为惨烈,双方短兵相接,守住了城门。

  4月1日,化城门再燃战火。百余名日军冲入城中,占据房屋顽抗。陈士俊调来火焰喷射器,将入城日军消灭在房内。

  陈士俊发现,川军伤员多是正面头上枪伤。他到城墙上观察后发现,日军在远处高地架有机枪,专打城墙上露头的守城官兵。他找来神枪手与之对弈,几个回合下来,日军狙击兵受到压制,大大减少了川军的伤亡。

  再次来令:守城延长七天

  4月2日,应该是守城的最后一天,但长官部又传来电令:守城日期再延长7天,共计14天。这是第三次变更命令。

  陈士俊战后记述:4月3日,125师开会商讨战略战术。大家认为,天天挨打,伤亡很大,而对刘峙长官的一系列命令,迷惑不解。但上级命令,只有坚决服从。

  4月5日,日军挖地道入城,出口在城墙后50多米的民房内。恰好,居民刘有福路过此地发现日军,并立刻报告给川军的一支预备队。川军悄然前往,用机枪向内射击,堵住了日军。

  4月6日,何翔迥率部增援125师,加入老河口战役。4月7日,是川军守城以来形势最严峻的一天。日军重炮全面炮击,化城门落弹越来越密,土城墙再度垮塌。几辆坦克对着缺口直扑过来。第一辆坦克冲过缺口,不料一头栽进反坦克坑,进退不得,挡住后面的坦克。

  原来,城内早就挖好反坦克坑,这些坑上铺设木板,盖上泥土,就像平地一样。

  坦克被阻,日军六七百步兵却蜂拥进城,占据化城门向东的几条街道。125师指挥部立即调集所有机动部队堵塞缺口,围攻日军。汪匣锋和陈士俊也赶到前线,指挥部全体人员提枪上阵。

  4月8日,陈士俊数度组织预备队反攻均未奏效,局势恶化。汪匣锋迅速将情况上报,上级指示:部队入暮后撤退。

  军民一心,抵御外敌

  老河口沦陷后,敌我双方隔汉水对峙,直到战争结束。

  第五战区长官部和22集团军司令部后来都派人来老河口慰问。见到战地景象,视察人员为之动容,称守军是抗战英雄。

  何翔迥回忆,老河口保卫战中,127师伤亡500多人。陈士俊记述,125师伤亡1000多人。4个月后,日军115师团长杉浦英吉在河南漯河向第五战区缴械投降时,承认老河口一战日军死亡上千人。

  川军之所以能坚守13个昼夜,陈士俊认为,除官兵上下一心、奋勇作战外,还因老河口城为背水阵地,交通未被切断,在当地民众的协助下,晚间仍能补充粮弹、运送伤兵。

  (文图据《华西都市报》)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