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大唐守岁人
——走进孟浩然的除夕之夜
2018年02月13日 王涛 本报    热度:1207
[字号   ]
除夕守岁,是我国传统的民间习俗。古代不少文人墨客都以守岁为题,即兴赋诗作词,留下了众多的名篇佳句。唐代襄阳山水田园诗人孟浩然也不例外,他留下了四首除夕诗,记录了他所度过的三个除夕之夜。这期“国学课堂”,我市孟浩然研究者、长篇小说《孟浩然》作者曹远超先生,将带领我们穿越到1300年前的盛唐,走进孟浩然的除夕之夜,和孟浩然一起过除夕
除夕夜饮(资料图片)
张子容(资料图片)
孟浩然(资料图片)
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

  记者:长篇小说《孟浩然》,是您耗时数年呕心沥血打造的精品,对孟浩然的诗,您一定也有深入的研究。除夕将至,古代诗人往往在这一日即兴赋诗,那么在孟浩然留下的诗中有没有除夕诗?

  曹远超:有,还不止一首,他一共留下了四首除夕诗,分别写于景龙二年(708)、景云二年(711)和开元十五年(727)前的三个除夕之夜。其中一个除夕在襄阳老家度过,另外两个除夕都是在客旅之中。而且,在我的作品《孟浩然》中,都分别涉及这四首诗,并根据诗意对孟浩然这三个除夕之夜进行了情景还原。

  记者:请您按时间顺序给大家逐一介绍一下。

  曹远超:孟浩然的第一首除夕诗写于景龙二年(708)前家乡的除夕之夜,那时他还在青年时期,除夕当天正因自己的婚事与家里闹得不快,由于家庭阻挠,一对有情人难成眷属,我在书中是这样描写的:

  时间转眼到了除夕,按照风俗,除夕之日不仅要洒扫庭院,扫除旧尘,而且还要在门楣上升春联、贴桃符、除旧迎新,放爆竹、吃年饭、举家团聚。除夕之夜,更是要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一直守岁到天明。可这个除夕之夜,让孟浩然牵挂的,却是远在郢州的未婚妻。孟浩然感慨万千,他伏案台前,提笔赋诗。五更钟漏欲相催,四气推迁往复回。帐里残灯才去焰,炉中香气尽成灰。渐看春逼芙蓉枕,顿觉寒销竹叶杯。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

  孟浩然一夜愁肠满怀,然而随着天明,景龙元年终于被艰难地翻了过去,景龙二年的春天在人们艰难的盼望中悄然而来。这年年初,孟浩然和她的未婚妻,一对才子佳人冲破阻挠,终于结成伉俪。

  记者:写第一首除夕诗孟浩然还在家乡,那他写第二首除夕诗又在何时何地?

  曹远超:我个人认为孟浩然第二首除夕诗写于三年之后,即景云二年(711)前的除夕,那时孟浩然在异乡宦游,正漂泊蜀地。我在书中这样演绎孟浩然羁留客店的除夕之夜:

  除夕之夜,店主人把火塘烧得旺旺的,女主人则在火塘边摆上卤牛肉、脱骨鸡、柿子酒,然后让小伙计把孟浩然从楼上叫下来,四人围坐在火塘旁边,他们边吃边喝,讲说一年来的趣闻轶事,大家好不尽兴。只是孟浩然一想到自己的羁危之身,心里便一片茫然。孟浩然与店主人夫妇喝过几杯之后,推说自己不胜酒力,便自回楼上的客房里。他点亮灯烛,一人独坐窗前,遥思远在家乡的亲人,他倍感孤独,想想过完今天,明天新的一年就又开始了,妻子、儿子,还有父母兄弟,他们都好吗?在这万家团圆的除夕之夜,孟浩然孤烛异乡,不由得感物伤怀,凄然落泪,他铺纸研墨,赋诗一首,表述心绪。

  迢递三巴路,羁危万里身。

  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

  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

  那堪正飘泊,来日岁华新!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孟浩然结束宦游漂泊,返回襄阳,与张子容同隐鹿门山。

  记者:这与孟浩然同隐鹿门山的张子容又是何人?

  曹远超:张子容与孟浩然是同窗好友,两人晨夕相处,亲密无间,同气相求,同声相应,诗篇唱答颇多。他们所谓的隐居,原是闭门苦读,待机仕进而已。先天二年(713)正月,张子容考取进士,被分发到江苏任县尉。数年之后,因事被谪迁到当时比较贫瘠荒远的乐成(今浙江乐清)。开元十四年(726),与张子容分别已十三年的孟浩然专程到乐城来访张子容,那年的除夕孟浩然是在乐成张子容的官邸度过的。

  记者:孟浩然这次在他乡有故交相伴,这个除夕一定过得不寂寞吧?

  曹远超:此次孟浩然专程远道来访,张子容与孟浩然既有同乡之谊,又是通家之好,当然热情接待。除夕之夜,张子容的官邸,灯火辉煌,画烛高烧,筵备珍馐,酒斟柏叶。他们一边品尝着新酿的柏叶酒,一边畅叙着别后离情,当时内心的快乐,是难以言喻的。席间还有卢氏歌女演唱《梅花》古曲,她的婉转歌喉,更增添了两位诗人的兴会。孟浩然更是诗兴勃发,对酒当歌,即席写了两篇热情洋溢的五言律诗,张子容也以两诗相和。我在书中是这样描绘当时场景的:

  孟浩然与张子容连饮三盏,他触景生情,吟诗一首。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客行随处乐,不见度年年。

  张子容也感慨应和,吟诗一首。远客襄阳郡,来过海岸家。樽开柏叶酒,灯发九枝花。妙曲逢卢女,高才得孟嘉。东山行乐意,非是竞繁华。

  二人沉默良久,张子容开口说道:“浩然,要说我好歹也算是中了个进士,可你看我从晋陵(今江苏常州)到乐城,县尉都当了十几年,到现在还是个从九品,有时候很想回襄阳一趟,可是,我觉得自己脸上无颜啦!”听子容说完,孟浩然默默地点头:“是啊,但是你比我还是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你现在坐享薪俸,家藏娇妻,而我却四海无依,书剑无成,还有你嫂子她……也去了……”说到这里,孟浩然的声音不禁变得有些哽咽起来。“浩然,来,我们喝酒,这除夕之夜,你我二人一定要喝个一醉方休。”

  孟浩然与张子容各怀心事,他们二人你一盏,我一盏,不知喝了多少盏,等到天明之时,二人皆已酩酊大醉,孟浩然带着浓浓的醉意,又纵情赋诗一首。云海访瓯闽,风涛泊岛滨。如何岁除夜,得见故乡亲。余是乘槎客,君为失路人。平生复能几,一别十余春。

  孟浩然赋诗完毕,张子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他指着窗上映出的一抹晨光对孟浩然说道:“浩然,外面天就要亮了。外面的天一亮,就到开元十五年了。既是新年将到,那我就在这新年来临之际,应和新诗,相赠于你吧!”

  张子容说完,他带着朦胧的醉意,又为孟浩然和诗一首。土地穷瓯越,风光肇建寅。插桃销瘴疠,移竹近阶墀。半是吴风俗,仍为楚岁时。更逢习凿齿,言在汉川湄。

  开元十五年(727)是到了,但新年终未给孟浩然带来好运。后来,孟浩然在开元十六年冬天,赶赴长安参加科举,却求仕不成。从此回归襄阳,隐居山水,终老田园。

  记者:这四首除夕诗反映了孟浩然怎样的人生?

  曹远超:这四首诗在孟浩然留下的265首诗中虽然算不上代表作,但仍体现他一贯清淡自然的风格,展示了他青年追求爱情、中年交友求仕的人生轨迹。从诗中我们能体察到孟浩然“超脱与世俗”“诗意与失意”矛盾交织的复杂个性,一方面他不慕荣华、淡泊名利,另一方面他又渴望贤达举荐、明主不弃。作为著名田园山水派诗人的他身怀仕途报国之心,情系山水田园之美,然文人功业的失意、家庭生活的磨难、求仕与归隐的矛盾,终使一个才华横溢、耿介清高的诗人落寞而终。

  (全媒体记者王涛整理)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